左手第五掌骨骨折恢复记录不断更新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otorcycleinsurancetips.net/,海沃德左手骨折

受伤后第二天醒来,发现手肿,由于在北京工作,去了积水潭医院急诊,医生很年轻,当时片子出来后,医生说骨折了,当时我也没想到骨折的伤会这么严重,严重到恢复不好的功能影响到以后及一生,由于脸部也有伤,寻思骨折了正好把这些伤养一养然后上班,大夫说得手术,否则容易畸形愈合,当时由于是第一次骨折,并不知道骨折还可以保守治疗,所以更没咨询不手术会怎么样,等等的问题,以为不手术骨头就会一直动,而且听到畸形愈合这个词害怕了,以为得多么的畸形,现在想想,掌骨骨折就是不治疗可能也会长好吧。大夫说让考虑一下,说手术得多少钱,他说好几万吧,当时确实惊讶了一下,这么多钱,到不是说看病几万觉得贵,虽然也很穷,只是觉得这么小个手术得好几万,后来问了医保能报百分之七十,感觉心里好点了,我一想这不能畸形,工作是写代码,生活中弹钢琴,留疤痕就留吧,当时以为就会留一条疤痕这么简单,还为以后会留下疤痕而惋惜,现在考虑的则是,只要功能恢复正常,多大的疤痕都可以啊。,当时还以为自己很果断的做了决定,手术,决定手术后,医生说打完钢板回去,第二天干什么都可以了,单纯的我以为真的是那样的,以至于手术后给我打了石膏我还问怎么给我打石膏啊。急诊医生直接联系了门诊的医生,问什么时候能安排手术,本来会在下周一,结果主刀大夫说周六值班可以做,所以直接住进了一日病房,等待第二天的手术,又庆幸可以这么快做手术,都怕周一再做骨头就畸形愈合了。

5月24日,晚上住院就自己在医院了,也没多想什么,旁边一个外国人脖子摔断了,腿也断了,感觉真的很恐怖,也和其他手指受伤的病友聊了聊,当时也有手术回来的,问了下他们手术1到2个小时。嘴里也摔破了,勉强喝了点粥,说话都是大舌头,由于手术前要禁食禁水,晚上回去喝了点水和营养快线点手术的时候也没在吃喝。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波动,没太想过手术会是什么样的,不期待也不恐慌,感觉当时很麻木,就知道第二天要手术了。

5月25日,第二天大约中午进了手术室,第一次进手术室,就像看电视里面那样,所有医生都是深绿色的衣服,给我带了鞋套,然后推到一边臂丛麻醉,从腋窝打针,到不是很疼,突然感觉麻了一根筋,然后依次五跟筋都麻了,然后给我自己留在那,这时候的心里也并没有太多的紧张,就是感觉有点原来电视里那样,是这么一种感觉,等了有20分钟吧,推倒正式手术的地方,把手抬起给固定了,身体左侧拉起来帘子不让看,隐约能感觉到用刀划开,但是一点也没有痛的感觉,麻醉做的确实很好,由于我是弹钢琴的,所以手术过程开始不久我还问医生,我还能弹钢琴,然后他说能,一个月就能弹,别像艺术家那么弹就行,当时内心感觉自己是可以完全恢复的,以为骨头长好就好,其实直到术后两个月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功能恢复的重要性,比骨头重要的多,骨头断了都可以再继续手术,而功能不行了,就永远都恢复不了了。可以听到电砖的声音,感觉是在往我的骨头里面砖,就听医生说骨头真细啊,也不知道是指我的骨头细还是第五掌骨本身就这么细。直到手术完,我也没看见过医生的样子,最后是问了住院的护士,是哪个医生,好以后找他复查什么的,就这样,手术就这么完成了,下了手术室,就自己回病房等家人过来,感觉手就像是别人的手,一点也动不了了,整个手术过程前后,包括住院都是自己,人生第一次手术就这么完成了。

5月27日,由于大夫是周一周三的门诊,等着周一来换药,问问他一些后续恢复的问题,到我进入诊室之后,给我石膏拆开了,使劲往里握我的手,这时候由于一直没动,其实已经僵硬了,比较痛,当时由于刚手术完他那么握我都有些害怕在掰折了,现在才明白虽然钢板也有二次断裂的可能,但是是很结实的,问了一些都是以后能恢复成什么样的问题,还能弹钢琴吗?能恢复到跟另一个手一样吗?等等的这些问题,还要什么拆钢板的问题,现在想想这些问题都是无关痛痒啊,当时就是各种担心,最后,他依旧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活动,或者多活动防止粘连的话,从医生嘴里说出粘连这个词是手术44天后复查的时候,我说我伸不直也抬不起来,他说这都不滑动了,粘连了,等拆钢板时候顺便做下松懈。所以手术后一定要问好自己的主治大夫,什么时候可以活动,因为我后来遇到的很多术后没有打石膏的,术后医生就让活动的,功能恢复的都很好,伸直都没有可以锻炼。

5月28日~6月9日,这段时间就是来回去医院换药,有时候也不是挂的主治医生的号,有个插曲,就是第二次换药的时候,那个医生说,以后不用换药等,等着拆线就行了,后来我真的有几天没去换药,感觉手都有味道了,又去医院换了一回药,这次这个医生说,三四天得缓一回,要不然有味道,同是积水潭医院的大夫们,说法每个都不一样,现在也真不知道信谁的了,看病这种事用“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这句话想想都担忧啊,自己会很蒙圈,后续看的大夫们也是这样,后续我会再提及。

打石膏的这段时间,干什么都是不方便的,不过还好有右手,这一段时间的心态并不算很糟糕,以为没拆石膏,并不知道后续的那么些并发症及功能障碍,另外由于鼻骨骨折,经历都在纠结鼻骨骨折是否手术上,第五掌骨骨折所以也没怎么逛掌骨骨折吧,所以也根本不知道粘连这回事,否则的话肯定会问问大夫的。在换药期间,我问过主治大夫,说我可以这么活动么,可以那么活动么,他就说可以啊,还是不说你要活动一下别粘连了,患者自己怎么又知道这些呢。回家后我会再石膏范围内,做一些伸掌活动,其实感觉并没什么大用。

6月10日,到了拆线的日期,当时说的是两周拆线,以为要赶自己主治医生的号,所以这是术后第16天,到了诊室,我说今天拆线,然后问我片子呢,我说没带,以为拆线也不需要片子了,这个是自己的疏忽,其实他们在电脑里也是可以看到的,就是不给你看。我说完没带片子后,大夫说那再打一周石膏吧,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再打一周,寻思遵医嘱吧,就又打了一周石膏。

6月17日,去门诊拆石膏,拆了石膏后手已经僵硬,医生给掰了一下,我当时听到个响声,以为是不是骨头掰断了,但是没疼,让我使劲握拳,我说使最大力没事吗,他说没事,然后问了主治大夫一些问题,主要是如何康复锻炼,就告诉我一句,练握拳和伸掌,我说练的越多越好吗,他回复个那当然,就没有然后了,告诉我好好练,没事的。

拆石膏当天,那个时候关节还不是很肿的大,当天就去了积水潭康复科去做康复,交了一些练习方法,也不知道这些方法门诊大夫不知道还是咋地,不愿意多说一句。一直做了将近10次康复,每次也就是只给掰两下,被动掰后握拳的角度有所改善,但是这期间一直忽视了伸直和抬指的练习,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左手无法做出“六”的这个动作,不断的练,随之而来的是关节越来越肿大,本以为是肿胀,现在已经变成了腱鞘增厚,甚至有钙化的可能。可能跟练的太猛也有关系,其实练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怎么锻炼,每个医生的说法都不同,康复师的手法也不同。

6月18日,由于拆石膏后下午就去做康复,那时候手还很僵,本应该回来泡泡手,缓一下的,回家后一握拳再松开就能听到类似骨头摩擦的声音,再联想到拆石膏时医生给掰的那声响,就有点担心,所以18号去医院拍了个片子,这时候还是有一点症状就想去拍片看看,哎,这个小心脏承受不住啊,拍片后显示一切正常,这时候还以为可以百分之百康复的。再提一下,17号去康复科,康复师一看说我这来的算很早了,而且角度也不是很严重,所以一直很乐观,以为很快就会锻炼开。

接下来就是每天早晚的中药泡手和锻炼,现在感觉自己那时候掰的太狠了,应该是不正确的掰关节导致关节收到刺激,导致软组织增生,形成皮下疤痕,及肌腱的肿胀,然后就是腱鞘的增厚,之前那个包我一直问康复设计师,她一直说不用管它,我也就没在意。开始练的其实也不是很猛,但是一直在努力练,康复师说每天早晚做一组就行,我基本也是这样,可能热水泡完后,开始掰的角度有点大,慢慢的关节就越来越肿了。

上面放了很多图片,整体恢复的过程并不是很好,心态上也反反复复,到现在也是不太好,一会寻思命都是捡来的,也不想了,也许命里终有这一劫,由于对写代码和弹钢琴都有所影响,所以很郁闷,感觉整个人生轨迹都被改变了,心太就又低落下来,总体上就是心态各种反复,直到现在也开心不起来,一切确实回不到曾经了

说一下康复,拆石膏后一直在努力康复,但是效果不太好,建议如果非正常肿胀尽量要控制,防止暴力掰关节,现在想想如果就慢慢的握拳,不使劲掰是不是角度也出来了。在积水潭做了八九次康复,每次就几分钟,慢慢握拳角度好点之后就不做了,而且感觉效果也不大了,康复师也不怎么负责,后来发现伸不直,去北医三院挂号开始做康复,这个康复师人很好,还帮我加了主任的号,不过感觉也没什么康复效果,所有一切可能还和关节的那个鼓包有关系吧,限制了太多,那个鼓包现在开始做超声波治疗了,不知道效果怎么样,今天看了北医三院主任的号,看我最后一次片子说关节有钙化的迹象,一个月后一定拍片看看,在积水潭的医生也从来没有提过,这个片子还是在积水潭拍的。这两天不想暴力掰关节了,看看鼓包会不会小一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